English|[登录][注册][会员中心]
中国稀土

首页 > 行业资讯 > 综合评述 > 综合评述

李光百年人生传奇

作者:窦学宏 日期:2017-08-01 加入收藏

  编者按:本文是2013年窦学宏写的一篇文章,曾收入《“包头稀土研究院建院五十周年丛书(二)—使命.岁月.历程》”。2017年7月26日李光同志逝世。为怀念这位为我国稀土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革命老前辈,中国稀土网站特载此文,以示纪念。

  按照中国计算年龄可以虚两岁的说法,李光同志生于1915年,可以算作百岁老人了。在我国稀土界,不少年轻人,包括现在稀土院的年轻人,对于李光这个名字,或许还感到陌生。但有三件事足以把他定位在我国稀土界的前辈和名人位置上。包头稀土研究院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稀土专门科研机构,至今建院已经50周年。五十年来,伴随我国稀土产业的诞生和发展,他培养出的稀土科技和管理人员遍布全国,因此被誉称为中国的“稀土黄埔军校”和“稀土摇篮”。李光同志就是该院的创始人,50年前他牵头筹建稀土院并出任第一任院长。其次,李光是1975年成立的第一届全国稀土推广应用领导小组(当时国家计委副主任袁宝华任组长)的成员。另外,李光还有个极为特殊的身份,他是中国稀土学会的荣誉和终身会员,获此殊荣者至今唯有他一人。

  李光算不上稀土科学家,尽管他本来可以成为著名学者。灾难深重的旧中国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使他踏上了职业革命者的道路。新中国成立后,他积极投身于国家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与我国稀土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李光老人以他独特的人生轨迹、崇高的品德和革命精神谱写了富有传色彩的瑰丽人生。

  李光原名程淡志,1915年农历8月25日出生于上海市。1932年考入上海大同大学,先后攻读数理和化学。在老师和同学们眼里,程淡志是个埋头读书的高才生,但实际上也是个热情奔放的爱国者。当时正值国难当头,日寇在1931年“九一八”强占东北三省后,步步进逼华北。程淡志与我国著名学者、经济学家于光远是大学同学,又是好朋友,他们满怀爱国热忱,在地下党的教育下,很快就共同投入了抗日救亡的爱国学生运动之中。于光远在回忆录中提起他早期参加革命,说曾经受程淡志的很大影响,并详细记述了1935年暑假他和程淡志一起自办刊物和工人夜校以宣传抗日的情景。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后,程淡志更是积极投身于这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以学生为先锋的大规模抗日救亡运动。他还于1936年夏同于光远一道去参加了由艾思奇(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章汉夫(原外交部副部长)领导创办的“自然科学研究会”。于光远回忆道:“参加这个团体的成立会的有十多个人,我记得的有章汉夫、孙克定、钱保功、程淡志等。这次会议讨论的不是与自然科学有关的问题,而是讨论沈钧儒、邹韬奋等七君子的那封有名的信件。”这个组织是当时地下党为了组织上海自然科学工作者开展抗日救亡运动而成立的革命团体。1937年春,由于经常组织进步学生在家里秘密开会,程淡志被特务盯梢跟踪,随时有被捕的危险。为了摆脱迫害,他来不及参加毕业考试,便在地下党的安排下搞了个“大同大学高才生程淡志因遭迫害留下遗书投黄浦江自杀”的事件(当年上海《申报》、《立报》均曾报道此事)。实际上程淡志从此改名为李光,秘密离开上海去太原参加了党领导下的“民先队”抗日工作。

  “民先队”全称“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立于1936年2月,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由“一二九运动”中先进青年组织起来的革命青年团体。当年9月,李光在“民先总队部”经李昌(原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和于光远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正式踏上职业革命者的道路。1937年到1941年,他先后在太原、武汉、西安、洛阳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曾担任“民先总队部”干事、武昌区委书记等职。当时是国共第二次合作初期,周恩来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陈诚任部长),郭沫若担任第三厅厅长主管宣传。鉴于当时形势,周恩来提议把在武汉和河南各地分散活动的一些抗日演剧队和歌咏队,合编成10个抗敌演剧队、4个抗敌宣传队和一个孩子剧团,隶属于政治部三厅。这期间受党委派,李光担任了抗日宣传队四队的队长,并挂少校军衔(实际为地下党支部书记)。这份重任进一步锻炼了李光善于宣传鼓动和组织工作才能,但也成了他文革中遭受“四人帮”迫害的历史“罪名”。

  李光于1941年到八路军陈赓部队,在党的根据地工作,曾先后担任386旅宣传队政治指导员、陆军中学和抗大教员、华北局科长、处长和办公室主任等职,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4年。

  新中国刚成立时,百废待兴,全国掀起经济建设高潮,钢铁工业急需加快发展步伐,国家决定建设包头钢铁基地。1953年包钢开始筹建,初为“五四钢铁公司”(计划1954年兴建)筹建处。1954年3月,李光由华北局调包头五四钢铁公司筹备处办公室参与包钢的筹备和建设。为了配合冶金工业建设,中国科学院当时把解决包头、大冶两地铁矿研究工作列为全院重点。为此,中国科学院于1954年2月专门成立了“两矿(大冶、白云鄂博)资源委员会加工小组”。当年,李光和杨行简曾代表五四钢铁公司在北京中国科学院参加了由严济慈、武衡主持召开的“两矿资源委员会加工小组”会议,和严济慈、叶渚沛、刘翔声、王世丰等著名专家共同研究探讨有关包头、大冶两矿的选矿试验研究工作。由于白云鄂博矿成分和结构复杂,当时就明确包头矿选铁试验要兼顾稀土与铌的综合利用。从那时算起,李光介入稀土工作已经50多年了。

  1954年5月1日,五四钢铁公司筹备处正式改称包头钢铁公司筹备处。李光先后负责工厂设计施工、生产准备运行、科学试验等工作。1963年前他曾担任包头钢铁公司副经理,同时负责组织由聂荣臻元帅1961年建议成立包头资源综合利用研究所—包头冶金研究所(包头稀土研究院前身)的筹建和建所工作。该所1963年正式成立,直属冶金工业部,由李光担任第一任所长。李光作为党的高级干部,他熟知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尊重、爱护、团结、依靠从北京几大院所调来的专家和广大科技工作者以及1962年以后陆续分配来的大学毕业生,牵头组织了研究所的设计和建设,同时在十分简陋的条件下开展了科研实验。1965年全新的研究所正式建成。这期间,李光于1963年和1965年两次参加了由聂荣臻元帅组织召开的“包头矿综合利用和稀土应用工作会议”(简称“415会议”),和全国各个方面的专家学者一道共商开发白云鄂博宝贵资源综合利用的大计。也就是从那时起,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李光从一个职业革命者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稀土迷”。他和大家一道废寝忘食地投入了白云鄂博资源综合利用和稀土研究的组织工作。他工作勤恳,办事认真,生活简朴,深入群众,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半点高干的架子。当时正值“国家经济困难时期”,他虽然享有高干待遇,但平时上班和办事几乎从不乘坐专车,为的是给国家节省点滴燃油,为大家树立了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榜样。也许正因为如此,他练就了一副铁脚板和强健体魄,即使现在年过9旬,仍然精神矍铄,步履矫健,讲起话来慷慨激昂,洪亮如钟。

  当包头稀土研究院建院刚刚3年,科研工作正要全面步入正轨之际,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包头稀土研究院作为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也自然成了“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的“重灾区”。在极左路线的影响下,从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钢铁研究总院等调来的大批老知识分子被揪斗,就连刚参加工作的年轻科技人员也大量被打成“牛鬼蛇神”和“黑五类”。坚持党的政策,一向尊重和爱护知识分子的李光也自然成了稀土研究院“牛鬼蛇神”的“保护伞”、“总后台”和“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长达几年的“牛棚”生活中,李光经常遭受“喷气式”批斗、体罚殴打和刑讯逼供。他光荣的地下革命斗争历史,被说成是“真国民党假共产党”,就连他在困难时期为国家节省汽油不乘专车上班、冬天不戴帽子等也被造反派安上了一个“活命哲学”的罪名。

  但李光不愧是久经考验的革命者,在那样极为恶劣的逆境中,他一直积极乐观,坦然对待,还不时告诫受到冲击的年轻干部和知识分子,要正确对待党,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嘱咐大家要好好学习马克思主义和毛主席著作。后来,造反派忙于打派仗,便买了一群羊,让李光在监管下专门去放羊。在当专职“羊倌”期间,李光尽心尽职,经常去菜场拣拾菜叶甚至买来白菜帮,然后用个大书包背来喂羊,把羊们喂得个个膘肥体壮。文革后期,李光作为革命干部被结合到“三结合”领导班子后,还专门回去看望他放过的羊群。难怪大伙说:李光把放羊也当作革命工作,居然也放出了感情,还是那么认真负责,真是为我们树立了“干一行爱一行”的好榜样。

  包头稀土研究院在文化大革命中并入了包钢。李光于1973年8月被“解放”后任命为包头钢铁公司党委书记兼政治部主任,便又全身心地投入到包钢“抓革命,促生产”的领导工作之中,继续为他热爱的稀土事业日夜操劳,奔走呼吁。1975年在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针对文革对国经济的破坏大力开展治理整顿时,在包头召开了著名的“825稀土会议”,继而成立了以袁宝华为组长的第一届全国稀土推广应用领导小组,李光以包钢党委书记的身份成为领导小组成员。这期间,为了促进我国稀土科技事业发展,他还和我国著名稀土专家倪嘉瓒院士,一道向国家建议并酝酿组建一个中国科学院稀土研究所,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现。

  1978年李光被调到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机械研究所任党委书记,当时已年过六旬,正值打倒“四人帮”不久,全国开始全面“拨乱反正”。他和该所所长我国著名光学家王大珩院士密切合作,全面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把该所科研工作搞得有声有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就是在这个时期,长春光学机械研究所出了个我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蒋筑英。

  1982年,正当李光和王大珩商量决定要把蒋筑英提升为副所长时,蒋筑英突然病逝在出差成都的工作岗位上。据第一个报道蒋筑英事迹的《光明日报》记者肖玉华回忆,当年6月他在吉林省委第一次听到李光向他介绍了蒋筑英的感人事迹,促使他进一步调查才写出那篇脍炙人口的第一篇报道。李光当时到省委专门给蒋筑英办理追认党员的事。可以说是李光最先把蒋筑英的事迹推荐给了媒体,才使蒋筑英成为20世纪80年代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的优秀典型之一。李光在培养、树立和宣传蒋筑英这一知识分子光辉典型上,功不可没。这期间,李光还专程到包头,在包头稀土研究院和包钢等单位做学习蒋筑英的专场报告,号召广大稀土工作者向蒋筑英学习,希望大家怀着对祖国的无限忠诚,为我国稀土事业奋斗终生。

  在长春光学机械研究所工作期间及离休以后,李光仍一直密切关注着我国稀土事业的发展。他非常尊重那些对我国稀土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尽管他年龄比徐光宪等院士年长,但每到北京,他经常主动去看望徐光宪、杨应昌等稀土专家,和他们一起探讨有关稀土发展的事情。作为党的高级干部,他对稀土事业那种执着热爱的精神得到稀土界的一致赞赏和公认。为此,1991年经中国稀土学会第二届理事会研究决定,授予李光为中国稀土学会“荣誉会员”光荣称号并为“终身会员”。获此殊荣者目前还只有他一个人。

  李光从长春光学机械研究所党委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之后,一直是“离而不休”,对我国稀土事业依然情有独钟,只要是稀土的事情他总是不辞辛苦地奔走呼吁。当得知邓小平同志1992年南巡时讲过“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那段指示后,他逢人便讲:既然小平同志提出要求了,那我们就“一定要把稀土的事情办好”。1994年,李光在读了倪嘉缵院士题为《稀土研究的现状及战略》的文章(《中国科学院院刊》1994年2期)和钱学森院士为此给倪嘉缵写的一封信后,马上上书给江泽民主席,并把倪嘉缵文章和钱学森的信推荐给江主席,希望中央和国务院领导能“把中国的稀土优势在中央的统一领导下作为战略资源,订出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科研与应用开发的战略部署”。

  李光既富有激情,又特别平易近人。在文化大革命中,作为“小牛鬼蛇神”,我曾给李光当过“陪斗”,如同“一个战壕”战友。在我当信息中心主任之后,有一次他来稀土院,要我陪他看望了许多老同事。之后,我请他到我们信息中心给年轻同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他慨然应允,到我们会议室慷慨激昂地给大家讲了半天该如何热爱稀土和干好稀土事业,使大家很受鼓舞,都说我们真该好好向老院长学习,学习他的那股精神。

  在得知1999年江泽民主席视察包头,为包头稀土研究院题词“搞好稀土开发应用,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并说“我给你们当顾问”时,李光更是欢欣鼓舞,给大家打气说:江主席都在给我们当顾问,多好的机遇和条件,我们可要把稀土工作搞上去啊!2001年李光在北京参加了中国稀土学会第四届学术年会暨中国稀土学会成立20周年纪念大会时,得知曾培炎作为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主管稀土方面的工作,当即让我帮他以上海“大同”校友的身份给曾培炎同志写了一封信,并要我跟他一道亲自送去,再次呼吁国家领导对稀土工作要给于特别的重视和支持。

  李光作为即将百岁高龄的老人,至今心系稀土事业痴情不改。前两年,只要有稀土活动邀请他,他还总是欣然应允,积极参加,并依然会精神饱满、声音洪亮地讲话鼓励大家。他曾不止一次地上书给江泽民、温家宝等国家领导,呼吁国家要保护好我国稀土资源,并对如何使我国稀土产业健康发展,积极建言献策。
离休后,他一直在长春还读老年大学,可能是最年长的“在读大学生”了。他主要攻读和研究诗词,2012年我代表杨占峰院长去长春他家里看望他,邀请他为稀土院五十年院庆题词,他当即爽快地答应说,我就写首诗吧,你下午来取。下午我到他家里,他把一首“七绝”交给我说请你转给杨占峰院长。他还送给我他出的三本诗集,并拿出获奖证书给我看。那是由“世界华文诗词协会组委会”等三家联合颁发的荣誉证书,说其作品在“传世杯诗书画大赛”中被评为一等奖,同时授予“国家一级诗书画家荣誉称号”。看到这位百岁老人喜形于色的样子,如同一个天真小学生在向人展示手中满分成绩单。那种天真、勤奋、执着、奋斗不息的精神实在令人感动。

  鲜为人知的是李光还有个业余爱好—研究数学。他上大学是理科高材生,数理功底雄厚。参加革命工作后,也像马克思一样,一直把研究数学当作业余爱好。一次他生病住院,人们去看他,发现他正在演算数学题,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正在研究“钩股定理”究竟有多少种证法。他还热心于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当人们问他与陈景润的研究是否一样时,他总是笑着回答说:方法各不相同,好比攀登珠穆朗玛峰,他走南坡,我爬北坡。实际上他是把演算数学当成一种积极的健脑和休息方式。他说“哥德巴赫猜想”问题他已经解决,跟我讲了半天“素数”问题,太深奥,我听不懂,也就无从跟他探讨。他还说已把研究论文寄往国内外数学期刊,至今未得到肯定的答复。

  他还经常把养身修性的经验和心得写成文字送人,鼓励大家要爱护身体,以便更好地为祖国四化建设服务。他经常对人说,抗日时期作为周总理的小兵(指担任抗宣四队队长),曾亲聆总理的教诲,一定要学习总理“活到老学到老”、“鞠躬尽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只要一息尚存,就要为我国四化建设和稀土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就是李光的百岁人生传奇。李光老人以他的行动为我们树立了一面旗帜,我们应该宣传、学习和继承他的革命精神。值此包头稀土研究院建院50年之际,我们谨向他致以崇高的革命敬礼! 

李光诗选

  编者按:李光同志从1999年85岁起上老年大学学习诗词,从此笔耕不辍,已出三本诗集。现将部分有关稀土的诗作选登如下,以飨读者。

祝稀院辉煌五十秋*
*为庆祝包头稀土研究院成立五十周年而作 2012年7月15日

艰辛创业老传统
奉献精神好作风
稀院辉煌五十载
创新科技立勋功



再创内蒙新辉煌
(祝内蒙六十大庆)
李光 周启明* 敬祝 2007.8.25

六十盛会美名扬,
民族自治增国光。
兰兰天空白云下,
稀世珍贵有宝藏。
全面综合利用好, 
再创内蒙新辉煌。

*周启明同志是李光的夫人,也是一位离休老干部。

好建议 迎新年
(2006年12月30日)

旭日东升好曙光,
和谐世界有希望,
求真务实讲科学,
自主创新立国防,
 落实徐公*好建议,
齐心会战大包钢,
建成稀土核基地,
告慰小平遗愿偿。

祝新年—稀、钍年
(2005年12月22日)

贯彻中央发展观,
徐公建议*切时宜。
白云稀钍是珍宝, 
科技攻关志不移。

高举和平合作旗,
能源基地世无比。
包稀战友齐心干,
今岁喜赢稀钍棋。
   
*“徐公”指徐光宪院士,“建议”指徐光宪等15位院士“关于保护白云鄂博矿钍和稀土资源的建议”。温家宝总理对该建议曾作具体批示。

包钢要腾飞
(祝包钢五十周年大庆)
2004.9.14

腾飞奋战祝包钢,
奥运精神大发扬。
稀土钢材多品种,
资源用好放光芒。


为建成包头稀土工业基地而战
2003.9.27

齐心奋战高科技,
总理精神要发扬。
稀土钢材大跃进,
全面小康放光芒。
 
 

综合信息 总记录数为 15395 2017年09月22日 更新数为 2
市场行情 总记录数为 54021 2017年09月22日 更新数为 39
稀土企业 总记录数为 712 2016年04月14日 更新数为 1
稀土专利 总记录数为 7609 2010年05月27日 更新数为 27
稀土标准 总记录数为 430 2017年08月08日 更新数为 2

English|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郑重声明| 服务合作| 留言板 | 加入收藏

备案号:蒙ICP备05001521号
蒙·网警150203000036 
版权所有 CRE.NET 电话:0472-5179242 E-mail:cre@cre.net